TOP

Home      故事      斯诺威的玫瑰

斯诺威的玫瑰

Next

分享到:

作者: 御座文化
2017-08-23 19:57:56 | 1514


我第一次见到吉斯家的那对漂亮姐弟,是在我十六岁那年的春天。

我还记得那天阳光明媚,天蓝而无云。在吉斯家的漂亮草坪上,正举行着盛大而华丽的春日宴会。

春日宴会是为了庆祝“春日节”而举办的,而“春日节”是斯诺威王朝的传统节日。每年春季的第三个星期五,人们会穿上最漂亮的礼服,烹调最可口的食物,庆祝春神的来临带给这片富饶土地的温暖与生机。

吉斯家族是斯诺威王朝的显赫贵族,在他们家里举办的宴会自然无比热闹与华丽了。我还记得当时我吃着精致的巧克力糕点,心不在焉地看着草坪上正在进行的狐步舞。

而就当舞曲结束时,原本聚在一起的人们忽然让出一条路来,接着,我就看到了那对如同清晨里沾满晨露的玫瑰一般美丽而又清新的姐弟。

原本捧在手上的巧克力蛋糕在不知不觉中滚落到草坪上,我有些失神地望着他们。那是多么动人的一对姐弟,那又是多么动人的一幕情景。

姐弟俩长的一模一样。白皙如雪的肌肤,淡金色的柔顺头发,漂亮而高贵的脸庞。他们穿着华丽的洋装,面带微笑,举手投足之间都如此得体而又高雅。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大家都呆呆地望着这对仿佛从画中走出的双生姐弟。

“真不愧是‘斯诺威的玫瑰’呀!”

忽然有人低呼一声。

“哦!‘斯诺威的玫瑰’!”

人群中响起一阵低低的赞叹声。

我忍不住随着人们一起拥上前去。

吉斯夫人这个时候也走了出来,面带微笑地向众人介绍着自己的这一对儿女。

姐姐名叫茱莉亚,身穿一条雪白的蕾丝洋装,外着一件高贵而典雅的深红色天鹅绒外套。及腰的淡金色长发微微地打着卷。她的皮肤晶莹剔透,五官精致,睫毛卷翘而又绵密。她的眼睛是淡淡的玫红色,这样的眼睛颜色显然非常特别,可是放在她身上,却一点都不奇怪。

弟弟名叫安德鲁。他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白色蕾丝西装。西装上镶有蕾丝或许并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男生所追求的风尚,但是这样的着装风格放在安德鲁身上,却也竟然相得益彰。安德鲁的相貌与他美丽的姐姐一模一样,略有不同的则是瞳孔的颜色——他的眼睛与姐姐不同,是淡淡的蓝色。这样忧郁而又好看的颜色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如雪。

来自外省的我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一对璧人,而宴会结束后,我才听别人议论说,这对姐弟在这里极富盛名。他们来自声名显赫的家族,他们拥有良好的血统与美丽的相貌,他们优雅高贵而且心地善良。他们被人们称为“斯诺威的玫瑰”。

这种形容丝毫没错。我当时已经完全被他们的美貌震惊了。而宴会结束以后我并没有离开,因为父亲在这个城市还有别的工作需要完成。而托父亲的福,我有幸去吉斯家拜访了数次,并与这对姐弟结识。

认识的时间越久,就越喜欢这对姐弟。而也正因为认识时间的加长,我对他们有了更多的了解。



姐弟两人非常默契,而且有着很特别的生活习惯。这种习惯略带一种强迫症倾向,但是也或许与他们严格的家教有关。

比如说,走路的时候,茱莉亚一定会走在安德鲁的右边,而坐下的时候,她则一定会坐在左边。而当他们坐下的时候,永远只坐在座椅的三分之一处。我观察了许多次,在这点上从未有过例外情况。

吃饭的时候,他们会按照特定的顺序使用餐具,而用餐结束后银刀则一定会放在叉子的左边,绝无例外。

如果有外人在场,他们二人中只有一人会与旁人交谈,而另一人则永远保持缄默,面带微笑。

而正因为最后一种情况,我与他们姐弟二人始终不能更深的接触,一切的交流仅保持在表面。他们虽然美丽、高雅且充满礼貌,但始终像戴了一层面具一般。我不了解他们的真实性格,他们也并不打算让外人了解。

我未曾真正走近他们,可是谁在乎呢?只要能安静地看着他们,我就觉得很快乐了。这是一种单纯的、令人愉悦的快乐。我不需要真正走近他们。我只是个平凡的十六岁少女,而他们是真正华丽高贵的贵族,名副其实的斯诺威玫瑰。

我几乎在吉斯家度过了整个春天,而在初夏的玫瑰刚刚绽放的时候,我与父亲踏上了返回外省的马车。茱莉亚与安德鲁一起前来送我,我想是出于礼貌的原因,不过茱莉亚微微地笑着,轻轻对我说:“玛格列特,亲爱的,我会想你的。”

“那么,请务必不要忘记我。”我的眼眶热了起来。天知道离开他们让我多么难过。



“无论如何都不会的,我们始终都在这里。”茱莉亚拉拉我的手,轻柔地笑着。而树荫下,安德鲁也用他迷人的水蓝色眼睛看着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跟着父亲离开。而后来家族生意出现问题,我跟着家人几经辗转,搬家数次。我长大,结婚,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给她起名为茱莉亚。我始终没有忘了这对姐弟。

一晃二十年过去,终于有一天,我重新来到这对姐弟所在的城市。这里比以前更加繁荣,而我安顿好行李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吉斯家拜访。

敲门的时候我很紧张,我想我又要见到这对姐弟了。哦,最美丽的斯诺威玫瑰。不知道二十载的年华过去,他们究竟变成什么模样?他们是否还记得二十年前那整个美好的春季?是否还记得当时近乎疯狂崇拜他们的那个小小少女?

门开了,我跟着佣人走过院子。草坪。大厅。狭长的走廊。

我的心一直跳的很快。

而当我真的再次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我的心跳一瞬间却差点停止了。

“哦,玛格列特?真高兴你再来看我们。我们一直惦记着你。”

茱莉亚温柔地笑着,轻声说道。安德鲁站在她的左侧,优雅而又充满欣喜。

可是我却惊恐地后退了一步。

一样的笑容,一样的声音,一样华丽的着装。

二十年过去了,这二人依旧跟当年一模一样。

他们竟然丝毫没有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