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Home      故事      不可触犯游戏

不可触犯游戏

Next

分享到:

作者: 御座文化
2014-03-31 14:13:11 | 1191


 


    第一. 必须终生以纯洁的处女之身侍奉于神;

    第二. 必须终生无条件忠于教廷;

    第三. 必须无条件消灭所有魔物与异端分子;

    第四. 必须无条件对上级保持绝对的诚实;

    以上,如果有触犯上述教规之行为,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一. 孤岛

   

    13号每天早上醒来,都要将教廷的教规重新复习一遍。晚上入睡前再背诵一遍。

    作为神圣教廷最虔诚的信徒以及现任枢机卿最器重的异端处刑人之一,13号向来非常明白自己应该干什么,而不应该干什么。

    她作为侍奉神的人--圣教的异端处刑人,从来都谨言慎行。她深切的明白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教廷赋予的,包括她的肉体,她的灵魂,她的信仰以及她的生存目标。

    为了教廷,铲除所有的魔物以及本不该存于这个世上的异端分子,这是她毕生的使命。

    可是如今,13号的信仰却在逐渐崩塌。


   


    “或许有船会来,或许不会。”男人淡淡地望着海平面。烈日当头,岛上一丝风都没有。淡水已经不多了,食物也早已见底。这个处于大海中央的无人荒岛,生存环境如此恶劣。

    13号没有接话,她沉默地注视着眼前云淡风轻的男人。他太淡定,也太冷静,仿佛这恶劣的生存环境与他并不相干。

    可是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偏偏是眼前这个叫Boyce的男人。

    她从一开始就该把他杀死的。13号咬牙切齿地想。

 

    事情追溯到上一个满月。情报处有密报说,有狼人将会出没于波图亚市附近。13号是离波图亚最近的处刑人,她毫不犹豫地带上武器出发了。

    13号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对付过狼人。据说狼人非常残暴,又有极强的复原能力,只身对付狼人很明显是并不明智的。只是13号毫不犹豫地去了,她向来是众处刑人中最勇敢,也是最忠诚的一个。对她来说,这些魔物都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

    满月之下的狼人非常可怖。惨绿的眼睛以及野兽般的外形,使身经百战的13号第一次感觉到战栗。可是为了教廷,她义无反顾而勇往直前。

    与狼人的争斗是惊心动魄的。无论是狼人的獠牙还是利爪,都可以使身材娇小的13号一击毙命。

    13号摸着自己肩膀上已经结痂的伤口,恨恨地看了一眼坐在身边淡然望海的Boyce。他现在这个样子,又有谁会相信他是邪恶的狼人呢?

 

    “你的目光太锐利了,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我应该已经被你杀死很多次了。”Boyce转过头来,望着干瞪眼的13号。

    13号转过头去不理他,想起了后来的事。

    对她来说,本来眼前这个男人只是个敌人而已,她早就该杀了他,她根本不应该跟他并肩坐在礁石上,更不应该去记住他的名字。

    可是,13号现在并没有选择。

    在那个满月之夜,13号与狼人殊死搏斗。她的肩膀受伤,无法单手发动她引以为傲的武器铁处女,而狼人则在她之前的攻击中,被银弹击中腹部,受伤不轻。两败俱伤的打法下,两人互相追逐着来到水边,狼人跃上一根漂浮在水中的独木企图逃脱,但13号并没有给他机会,也追了上去。

   

 

    “我说,这么久了,你倒是说句话,比如,介绍一下你自己?你的名字?”Boyce见13号并不搭理他,反而又追问道,“我的名字已经告诉你了,为了公平,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叫什么?”

    13号终于转过头来望着这个本应是敌人的男子,低低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这时她第一次开口跟Boyce说话。Boyce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笑容竟然很温柔。13号这样想。

    “因为我救了你,不是吗?”

 

 

    是的,正是因为Boyce——这个该死的狼人居然救了她。13号恨恨地想。

    在那个时候,忽然风云变色,风越来越大而水越来越急。独木上本在争斗的二人终于无法保持平衡。狼人伏下身去抱住独木,而13号一手提着铁处女,另一只受伤的胳膊却无法使力。已经飘到这么远的地方了,如果掉下去……13号并不擅长游泳。如果扔掉武器,会被眼前的狼人杀死;如果不扔掉,则会被浪卷走。

    13号无比慌乱。在这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下,她还面对着如此可怕的敌人。她无法保持平衡,只有等死。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本来应该因为变身而失去理智的狼人,忽然对她伸出了手。

   “扔掉武器!”他喊道,“把手给我!”声音居然那么好听。

    13号惊讶地发现眼前的狼人已经变回了人类,抬头发现因为突如其来的风暴来袭,满月已经被乌云遮盖。

    她无法信任眼前的敌人,可是在更可怕的自然环境的威胁下,13号最终扔掉了铁处女,将手伸向了本应是敌人的狼人。

 

 

    “我没有名字。”13号低下了头,“他们都叫我13号。”

    从出生开始,她就叫13号。13号仅是她在组织内的编号。组织里的大家都没有名字。从出生开始,她的命运就被安排好了。服从教义,接受训练,猎杀魔物。她没有名字,也没有朋友,甚至没有情感。

    她猎杀过无数魔物。有女巫,有僵尸,有吸血鬼。可是当她见到狼人Boyce的时候,她第一次感到战栗。当她在湍急的海浪中挣扎时,她感受到了恐惧。而当他们最终漂流到这个无人荒岛的时候,她第一次感到了寂寞。

    寂寞竟然是如此黑暗,如此无边无际的。

    Boyce有些同情地望着她。半晌他忽然开了口:“Lilian。”

   “什么?”13号有些不明白地抬起头。

    “Lilian,好名字不是吗?”Boyce忽然这样笑着说。

    他笑起来很好看。13号望着阳光之下的狼人Boyce,有些不着边际地想。

 

    13号有了自己的名字。Lilian。这个名字是她的敌人--狼人Boyce给她起的。

    而不久之后,13号终于知道了自己这个新名字的涵义。

   

 

 

二. 满月

 

    满月的时候,也是狼人变身的时候。变身以后的狼人会失去人类的理智,成为疯狂杀戮的屠夫。

    如果将他提前喂饱,或许还有生存的机会。

    可是岛上已经没有食物了。

    13号被Boyce死死的压在碎石滩上。

    月光之下,她只看到对方惨绿色的眼睛里充斥的杀意。

    13号被死死地压制住了。她从体力上并不是Boyce的对手,而她引以为傲的武器--铁处女,已经被她扔在了海里。被咬死,或者被吃掉。最坏的情况是被感染——这对13号来说是比前两种可能性更糟糕的。

    早就该杀了他,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那个时候的Boyce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自己偏偏被他人类的样子蒙蔽了双眼。又或者说,在这个死一般寂静而又荒芜的岛上,如果杀死了唯一的“同伴”,13号相信自己一定会疯掉。

    魔物是没有理智的。大家都这么说。为什么自己会被Boyce人类的样子蒙蔽双眼?13号无比悔恨。她竟然以为Boyce可能还有救。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很显然说明了,魔物都是不受救的。

    狼人的呼吸滚烫,双爪深深地嵌入了13号纤细的肩膀。13号紧紧闭上眼睛。她的靴中藏着一把银匕首,可是被狼人死死压制住的她,连多动一下的力量都没有。

    也许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与魔物结交的自己,根本就是活该有这样的结局。13号自暴自弃的想。

   

    忽然下起了细雨。绵密而冰凉的细雨打在13号的脸上。

    为什么还不动手呢?13号觉得等死的过程未免太长了,她终于睁开双眼。

    雨中的狼人模样有点奇怪。惨绿色的眼睛死死地凝视她。只是这双眼睛里失去了杀意,却多了一份哀伤。

    13号有些惊讶,却感到肩膀上的力道明显减轻了。她来不及细想,多年来的战斗经验使她猛地推开了不知为何正在犹豫的狼人。下一秒13号拔出靴中的银质匕首,向狼人划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

    13号觉得浑身发烫,肩膀剧痛,嘴唇干裂无比。快死了吧,还是已经死了?她努力回忆,只记得自己捅了狼人一刀,却因为失血过多终于晕了过去。昏迷之中她断断续续地做梦,她梦见了一个又一个被她杀死的异类。有一个养了三只黑猫的女巫,她将她抓了回去,最后看着她被送上了火刑架。行刑的过程非常残酷,那个惨死的女巫在生命的最后死死地盯着她,眼神刻毒。

    “你这不受救的愚人,我诅咒你永失信仰,死无葬身之地!”女巫在火海中挣扎着诅咒。而13号一丁点感觉都没有。死一个异类和死一百个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只是忽然梦到这情景,13号猛地张开眼睛,满头冷汗。

    “你醒了。”

    耳旁是那个男人熟悉的声音。

    13号挣扎着坐起,死死地盯着他。他又变回人类了。他的眼神充满歉疚。可是屠杀是魔物的天性,他究竟为什么没有杀死自己?第一次如果是因为他忽然变回了人类,那么第二次呢?在狼人状态下,是不可能保持人类的理智的。

    13号喉咙滚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Boyce则终于慢慢开了口。

    “昨晚……很抱歉。我一遇到满月,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你为什么,不杀我?”13号终于开了口,只是嗓音嘶哑难听。

    “因为,lilian。”Boyce这样说道。

 

   

    Boyce慢慢地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

    他并非天生的狼人。他曾是个富家子弟,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妻子的名字叫Lilian。

    他以为自己会永远这样幸福地与Lilian生活在一起,只是命运的大手忽然将他推入地狱。

    在某个满月之夜,连夜赶路的他,在马车上遭到了一只恐怖的狼人的袭击。全车的人都给咬死了,而他虽然侥幸捡回一条命,却陷入了长达一周的昏迷。

    一周后他的烧退了下去,他以为上天到底是眷顾他的,他与妻子一起向神祈祷,以为从此以后能够从意外的不幸中走出来,好好生活下去。

    可是不幸一旦开始,就会如影随形。上天并没有眷顾Boyce,而是带给他更大的痛苦与磨难。

    在被咬之后的第一个满月,Boyce觉得身体剧痛,就像全身要裂开一样。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陷入了极端的狂暴。

    那是Boyce第一次变身成狼人。他被袭击他的狼人感染了。当他恢复神智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杀死了最爱的妻子Lilian。当时Lilian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13号默默地听着。她不是太了解人情世故。在教会之中,她虽然直属于枢机卿,但是一般只通过奶奶与上级联络。她与同期的处刑人仅是相识,却很少交流。她不知道这个世上居然有这么悲伤的故事。她也不知道,原来所谓邪恶的魔物,竟然也有人类的强烈情感。

    “从那之后,我就离开了家乡,每到月圆之夜,我都会躲到山林里,我不能忍受自己变成那个模样。”Boyce脸上带着痛苦,“我试过自杀,可是根本死不了。狼人的自愈能力使我无法毁灭自己的肉体。上个月,我终于回到了波图亚,那是我与lilian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十年了,我想看看她的坟墓。”

    13号看着痛苦的Boyce。Lilian是他最爱的人吧。她不了解爱是什么感受。她只知道自己是生来就要被献给神的。为什么他要用Lilian给她命名呢?为什么他不杀死自己呢?13号想不明白,可是心底却不知为何涌起一丝不明所以的悸动。

    她不应该对魔物抱有任何情感,13号非常清楚这件事。她与他是绝对对立的。

    而Boyce接着说道:“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却发现,你与Lilian很相似。不是外貌的相似,而是眼睛。你们都有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昨夜感谢雨水令我清醒,那一瞬间在月光之下,我恢复了神智。Lilian,你的眼睛如此美丽,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一瞬间,13号的心宛如遭到了猛烈的撞击。她整个人都晕眩了。不是因为受伤太重,不是因为发烧未退。她望着Boyce浅绿色的眼睛,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可是,你应该杀死我的。你知道,我总有一天会亲手杀死你。”挣扎着,13号说出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么了,她只觉得自己被沉入了深深的海底,胸腔与肺部的空气都已经耗尽。她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是她却无法浮上海面。

    “能死在你手上,一定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事情。”Boyce微微地笑了。他的牙齿很白,他的笑容很干净很好看,“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相信你一定是来解救我的灵魂的。”

    “魔物没有灵魂。”13号知道自己在徒劳地挣扎。如果魔物没有灵魂,那他为何会有悲伤的眼神和强烈的情感?13号第一次觉得,或许教会里的大家才真正没有灵魂。她在认识Boyce之前,内心根本没有任何情感。

    可如果魔物有灵魂,那么她从出生到现在的信仰,究竟是什么呢?13号在一瞬间无比软弱。

    “或许吧。”Boyce还是笑着,他仿佛看透了13号的软弱与动摇,他握住了她纤细的手,“Lilian,我现在感到宁静。自从我的妻子死后,我从未感觉如此宁静。你愿意救赎我吗?”

    “不要叫我Lilian。我不是你妻子的代替品。”13号没有把手抽出来。原来魔物的手是如此温暖,“我是13号,虽然这不是名字,可是我是13号。”

    Boyce望着13号倔强的眼睛,将她拥入怀中。

 

    “知道吗,我们如果在一起,一定会被彼此害死的。”13号轻轻地说。

    “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会为你而死。”Boyce低声说道。

    13号内心最后的防线终于被完全击溃,她叹息一声,反手拥住了Boyce的背。

 

    这是不可触犯的禁忌游戏。13号深深知道,自己最后一定会被奶奶找到,并打入地狱。

   

 

 

三. 处刑

    

    “所以情报是真的,13号,你为了魔物,背叛了教廷?”

    月光下,全身被黑色包裹住的奶奶,将她的鞭子直指13号的脸。

    13号四下张望。墓地里漆黑一片,墓碑们正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切。除了自己,Boyce以及奶奶,这里没有第四个人。看来只有奶奶来了。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

 

    奶奶是教廷里的一个职位。这个职位非常微妙。它是直属于枢机卿的联络枢纽,扮演的角色类似于枢机卿与处刑人之间的联络人。通常枢机卿并不直接与处刑人联络,而是通过奶奶。但换句话说,奶奶除了联络人的身份,同时也是教廷执法人。它有权利代替枢机卿,对处刑人进行惩罚。

    13号直属于眼前的奶奶。她从开始接任务的时候,就只与奶奶联络。她也毫不怀疑,自己一定会被奶奶找到。

 

    从荒岛逃出已经有两个礼拜。能逃出纯属侥幸。在几乎要被渴死的时候,终于有一艘商船路过,救了13号二人。离开荒岛的13号与Boyce,并没有就此分开。相反地他们始终在一起。

    13号了解什么是爱了,她同时还拥有了一直缺失的灵魂。讽刺地是,这一切都是所谓的魔物教给她的。13号的信仰完全崩塌了--为了爱Boyce,但是她并不后悔。

    只是该来的总会来的,在他们决定一起去给Lilian扫墓的时候,一袭黑衣的奶奶终于出现在他们面前。

 

    “奶奶,原谅我,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一切。”13号这样说道,“可是请您相信,魔物并不全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闭嘴!你已经完全堕落了,你相信魔物,庇护魔物,你自己说,教规你犯了多少条?”奶奶的声音充满威严。

    13号沉默了。她知道,教规她全犯了,她现在是必死无疑的。

    可是她不想死。她才感受到爱情的甜蜜以及拥有灵魂的美妙,她回头看看月光之下的Boyce。他的眼睛清澈无比,他紧紧拉着自己的手,嘴边始终带着温柔的微笑。

    Boyce仿佛并不在意眼前的处境。

 

    “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会为你而死。”

 

 

    13号忽然想起这句话。她的心头猛然一凛。不,她不能失去Boyce。她如此爱他。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活着的,她所有的快乐与感受,都是Boyce带给她的。如果Boyce会被打入地狱,那么她就跟去地狱。

    13号猛然甩开Boyce的手,她向奶奶扑了过去——

   

 

    13号作为教廷现任处刑部最为杰出的处刑人之一,她的身手是无可挑剔的。她有一把巨型武器---“铁处女”。只要她手持铁处女,就算是遇到狂暴的狼人,她也能与其平分秋色。只是,13号早已经丢弃了铁处女。

    奶奶的鞭子将她的右臂紧紧缠住了。

    奶奶的鞭子上布满荆棘,13号的手鲜血淋漓。

    “你竟然堕入如此魔道,真是死不足惜!”奶奶的鞭子越收越紧,13号痛的冷汗直流。

    “你放开她,你要我死就快动手,我绝不反抗。”Boyce张开双臂,慢慢走近。

    “不用你说,我也不会放过你。”奶奶冷笑起来。她扔出了一把银质匕首,“现在,跪下,如果你捅自己一刀,我可以保证我会对她从轻发落。”

    Boyce毫不犹豫依言跪下,捡起匕首,看也不看奶奶,只注视着13号的眼睛。他的表情温柔而又平静。他举起银刀对准自己的胸口,然后说道:“你发誓我如果我按照你的要求去做,并将自己交由你们圣教发落,你放她走。”

    奶奶眯起眼睛。她微微地露出笑容:“可以呀,我发誓。你快动手吧!”

    Boyce得到承诺,毫不犹豫地一刀插入自己胸口——

    “Boyce!”13号悲愤地喊道,同时间,奶奶也尖声笑了起来。

    13号的悲愤使她忘记了疼痛,她用力拉扯荆棘鞭。以为自己处于绝对优势的奶奶放松了警惕,被忽然使力的13号猛地拉近至身边。13号左手忽然紧紧扯住荆棘鞭,不顾自己手掌被荆棘刺得鲜血直流,只将鞭子紧紧套住了奶奶纤细的脖子。

    奶奶被自己锋利的鞭子紧紧缠住。她曾经用这鞭子处罚过犯戒之人,也曾用这鞭子猎杀过不少魔物,这是一件令她自豪的武器。而如今她被自己的得意武器紧紧锁住喉头,那深切的疼痛令她甚至发不出声音。

    “奶奶,你忘记了,第四条教规教我们千万不能说谎。你知道你刚才发的誓分明就是假话,你应该为自己的谎言负责。”13号在奶奶耳边咬牙切齿地说。

 

 

    奶奶终于倒下了。

   满身是伤的13号奔到Boyce身边。

   月光下那人胸口插着银质匕首。13号哭了出来。这是她此生第一次哭泣,为了她如今深爱的男子。她深切地感受到了悲伤。她搂着Boyce,眼泪落在他的唇上。

    如果失去了他,她究竟要怎么办?她没有自信能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天啊,她居然已经如此爱他了。

    “……不要哭……”Boyce忽然微弱地开了口。

    “Boyce!你还活着!”13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能是神的保佑……”极度的疼痛让Boyce显得无比衰弱。

    “去他的神!”13号将Boyce紧紧搂住,“我再不需要神,只要你还活着,我什么都不要。”

 

 

   

    13号为了狼人彻底背叛了教会。她与Boyce从此过上了流亡的生活。

   “你这不受救的愚人,我诅咒你永失信仰,死无葬身之地!”

    养了三只黑猫的女巫在临死前的诅咒如同梦魇一般紧紧地缠住了13号。她失去了信仰,只为了陪伴在Boyce身边。她下定决心,只有死亡才能将他们分离。

    眼前的日子虽然颠沛流离,但是起码是幸福的。

    只是13号内心也非常清楚,等待她与Boyce的究竟是什么。

    这是不可触犯的禁忌游戏,一旦开始,就永远不会结束。

   

    —— 猎人,那个在组织内也令人感到闻风丧胆的可怕角色,很快就要出动了。

   

   

 

------------------------------------------------------

 

设定:

 

姓名:13号

 

年龄:16岁

 

职位:神圣教廷的异端处刑人

 

外号:处刑机器/小红帽

 

武器:铁处女

 

介绍:

 

作为神圣教廷的异端处刑人,13号从小接受最严酷的格斗训练。她没有名字,只有组织内的编号。

她直属于枢机卿,听从组织命令,消灭一切与组织为敌的魔物与异教徒。同时她还必须为神奉献自己的一切,包括肉体与灵魂。

她听从联络人--奶奶的直接号令。

由于直接听命于枢机卿,所以13号们的地位比普通的教内女性高出很多,她们的基本服饰是红色的斗篷(区别于普通修女的黑色),因此也被人称为“小红帽”。

 

 

 

 

姓名:奶奶

 

年龄:?岁

 

职位:神圣教廷的制裁者/联络人

 

武器:荆棘鞭

 

介绍:

 

奶奶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职位。平时奶奶的工作是向小红帽传递组织上的决策与信息。

作为神圣教廷的特殊联络人,奶奶的职位非常微妙。

她们与小红帽同样是直属于枢机卿,可是她们有权根据自己的判断,不通过枢机卿而对手下破坏教规的小红帽进行直接制裁,因此也被称为神圣教廷的制裁者。

 

 

 

姓名:Boyce

 

年龄:31 岁

 

身份:狼人

 

介绍:

 

Boyce不是天生的狼人。他本是一个富家子弟。在他21岁的某个月圆之夜,他在回城的路上被一只狼人袭击,从而遭到感染。

他在变身以后会失去大部分理智,因此在第一次变身的时候他杀死了当时怀着身孕的妻子Lilian,从此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痛苦之中。

Boyce具有很强的自愈能力,普通的武器不能杀死他。只有银质的武器才能对他造成伤害,其效果更甚于火焰灼烧。